<nobr id="p3l5p"></nobr>

<sub id="p3l5p"><progress id="p3l5p"><cite id="p3l5p"></cite></progress></sub>

<sub id="p3l5p"><progress id="p3l5p"><b id="p3l5p"></b></progress></sub>

    <th id="p3l5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p3l5p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3l5p"><meter id="p3l5p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3l5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3l5p"><meter id="p3l5p"><cite id="p3l5p"></cite></meter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3l5p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3l5p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3l5p"><form id="p3l5p"><dfn id="p3l5p"></dfn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3l5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p3l5p"></listing><th id="p3l5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3l5p"><progress id="p3l5p"><dfn id="p3l5p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3l5p"><progress id="p3l5p"></progress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3l5p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3l5p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進入西安某某有限公司官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欄目導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減肥常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0-559-889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西安市西影路鐵爐廟村穎園大廈58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減肥常識 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藏,是懂得最深的慈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: 發布日期:2016-12-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裁一帛光陰,寫一闋舊詞,字里行間,蘊著清風明月的境,含了幽篁籬菊的情,讀在眼眸里,便是一段故事,讀在往事中,便是一曲心音,讀在歲月里,便是一林靜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塵漫漫,吹不盡的憂傷最易迷眼,翻不盡的章節最易斷腸,天高云淡,極目遠眺,誰人相憶在江樓。是誰,獨自守著窗兒,蘸了盈袖的暗香,研了梧桐黃昏細雨,落下瘦比黃花的文字,欲說還休?是誰,秋風悲畫扇,以三更的落梅橫笛,在斷腸聲里憶念平生?是誰,因了懂得,披了一襲的慈悲,因了安好,從塵埃里開了一朵花,又從這一朵花里開了一生的寂寞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遠去了,那些藤蔓一樣生長的憂傷,那些近乎心碎的眺望。但光陰,悄然地留下那一尊尊詩的背影,在每一行黯然神傷的詩句后,澆開了一路芬芳,筑就了一堤風景。風景是光陰精心釀制的一壺酒,需要在一個恰當的時候恰當的地方打開,才會醇香滿懷。是的,對于四季遞嬗的節奏,一個人,常常習慣了那一季里開場的欣喜,花開春暖,踏雪尋梅,習慣了那一場漸入佳境的悠揚與繁盛,月色荷塘,晚照楓林,而最不可忽略的往往是那令人沉醉的一朵寂靜,一片留白,甚至只是一個休止符的默然憩息,一曲輕音樂的余音裊裊,因為它們不只是在吸引,更是在撩撥,撩撥那溪水般潺潺的心動,撩撥那藏在歲月深處的一幅幅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言,總在故事里沉淀,回味卻在沉淀中升華。品人生的一幀畫,畫里蘊藏著太多的悲喜筆墨,氤氳著太多的苦樂色調。不見底色,也無需結局,那一程一程生活的山水,已滄桑了故事的所有過往,也洗淡了日子的平平仄仄,繪成為心野上的一抹平靜,一片清幽。憂愁終會融化,在恬淡的思緒里流成清清溪水,坎坷也終會定格,在回憶的遠方描摹成一線水岸。面對人生的多姿多彩,尋尋覓覓,結果濃縮在一個淡字之中,打開心扉,發現,許多的過往,只是流光的呢喃,怎樣的選擇,本身就是一道無解,怎樣的答案,本身就是一抹純粹,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,大千世界,惟簡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經意間,光陰里藏著的那股暖,如一縷熏風,拂過閑坐的罅隙,落入了懷想的庭院。多少往事走成了背影,多少背影又鐫刻成了懷念,點點滴滴,讓文字有了溫度,讓記憶有了詩意。童年的嬉戲遠去了,那翻過的一頁,似乎還能倒背如流;故鄉的炊煙遠去了,那隔岸的風景,依稀可在鄉音里重現。一些故事已經支離破碎,很多細節卻浣洗得干凈、素樸,暖著寸寸光陰,暖著櫛風沐雨過的友情愛情親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久遠的遐想,行著行著,就回到自己的內心。獨坐是一種形式,寂寥是一條蹊徑,通往了南山的柴籬野菊,也通往了東山的明月清風。這時,一個人的時光,流淌在字里行間,澄澈見底,心思也是透明的,薄得像月光。這是一個寂靜的天地,沒有喧囂,沒有熙攘,夏來,可相看兩不厭,冬來,可獨釣寒江雪,枕著幾行詩句,默言自照,塵風不擾。這時,可以在藏著的故事里翻閱那些曾經的悸動,檢索那些曾經的現已長滿藤蔓的心思,可以在暗夜的一角為自己開一扇明媚的小窗,讓久遠記憶中的月光曲吹拂進來,而自己,瞬時成為了自我的鑒賞者,消弭去無端的迷失,皈依了內心的菩提,無需一盞茶,半卷書,便已閑適自來,愜意自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知味,山水知心,每一寸光陰都度著人生的苦辣酸甜,每一幀山水都含著靈犀的濃淡色彩,而山水中的一草一木,一云一溪,吐納著素樸的生命氣息,觀照著內心的閑逸平和。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多少煙靄籠過,多少清溪流過,多少寂靜的聲音聆聽過,這才有原本的山,原本的水,在一粒心的四域,回響起悠遠的云水禪音。一片石,嶙峋也罷,乖巧也罷,山,總在它的心里;一苔蘚,深綠也罷,淺灰也罷,石,總在它的心里。一物一人,無論大小,無論深淺,相依便是諧和,入心便是平和,這山、石、苔蘚,就有了層疊的風景,就有了懂得的慈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眸可以覽盡遠近,一心可以悟得動靜。茂林修竹,流觴曲水,人生的愉悅,常常在無盡的慨嘆中錯失。面對溝壑,一轉身,來路上卻是開滿芳華,人生的風景總青睞于每個人的來路,藏匿于時空的一隅,隨遇而顯,隨緣而開。縱使憑著一葉苦舟,也可行到水窮處,在坐看云起時,心的寧靜就是云卷云舒,自得其樂;縱使隔著重重羈旅,也可江花與芳草,莫染我情田,心的閑適就是江花自開,芳草自茂。眾聲喧嘩,終會隱沒于高山流水,一場喧囂,遠不及懂得的山高水長,藏,把自己的心野,無垠地延展,也把自己的情思,無聲地濃縮。所以,一幀“悲欣交集”里,那慈悲的感喟,把人生的際遇嘆盡,一行“風雪夜歸人”中,那溫暖的皈依,把現實的艱辛詠完,直抵靈魂深處的春暖花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年的書頁里,很多故事已經泛黃,但落字的墨香越顯醇厚。閑暇時,常常品味馬遠的《寒江獨釣圖》 ,山之角,水之涯,只取半邊,山水全在心中,空疏溢于畫外,喜歡賞鑒云林的《疏林茅舍》,寒林荒原,一片蕭瑟,略了山光水色,略了熙來攘往,只剩得,一重逸氣藏于胸中。人生一樹花開,那一番生機,不在于繁密,而在于取舍,該收則收,該藏則藏,如此,種一壟懂得,擁半畝明媚,持一心慈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藏,是一種懂得,是懂得里一潭最深的慈悲。你不來,我還在,藏是一株守望,只在心中描著業已淡去的諾言;時不來,景還在,藏是一份釋懷,是跋涉在苦痛的對岸留下的一道永恒微笑;念不來,心還在,藏是一溪寧靜,浴了歲月的煙火,襲了流年的清歡,讓自己清晰地聆聽內心至純的梵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若 ,一幕風景如約而來,如若,一場告別不期而至,那就以慈悲的名義,在懂得的心巷中珍藏,而巷外,看小橋,流水,人家,清淡依然,寧靜如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k10的单双大小攻略